首页 仙侠 神霄之上

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二章 任平生的剑

神霄之上 神出古异 5015 2023-11-06 08:48:25

冯长老脸色更难看了,他原以为青木长老来了,这小子就会老老实实把字签了,没想到在青木长老面前还敢如此放肆。

“任平生,你胆敢在青木长老面前放肆!”

“放肆?呵……”

任平生冷笑一声,转身往外走去,走出十几步远,才回过头看向卓一凡:“七天之后,你我剑台比试,我若是输了,我任平生自己会离开七玄宗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外走了。

冯长老愣了一下,忙向青木赔笑:“青木长老,刚才那小子太放肆了,照我说,就该废了他一身修为,打入思过崖,他刚才还想杀人呢,这事绝不能这么算了!青木长老,你看呢?”

青木长老双手负在身后,没有说话,过了一会儿,才向旁边的卓一凡看去:“如何?”

卓一凡满眼阴毒,他才凝气境三重的修为,倘若他有四重的修为,练成气宗的“龙象神功”,那时就再也无须惧怕对方手里那把剑了,当初在外宗云渺峰,任平生与王玄那一战,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,那把剑,实在让人恐惧。

青木长老见他不说话,已经知晓该怎么做了。

……

夜里,冷月无声,任平生如往常一样一个人坐在窗台,手里的剑半出鞘,一点明月落在其上,透着点点寒光。

这把剑,名曰“含光”,是自当年任家祖上传下来,而他,是玄朝瑾王的世子,但如今,他已经没有从前那些显赫的家世背景了,在这里,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。

“铮!”

一声冰冷的剑鸣,任平生把剑收回了鞘里,末后又深深闭上眼,仔细感应周围灵气流动。

还是不行,他经脉受损了,除非是去到修炼塔那样灵气充沛的地方,否则仍是难以将灵气在体内炼化,难道他……真的已经不适合修炼了吗?

“还有件事你肯定也不知道吧?卓一凡,他有一条先天灵脉。”白天那些话,此时又在他耳边响起,先天灵脉啊,多么令人羡慕。

任平生看着窗外落满台阶的月光,忽然道:“要是能够修炼梦里那些功法,就好了啊……”末了又摇头苦笑一声,可能是他自己也觉得这十分荒唐可笑吧,摇了摇头,倒头往床上睡了去。

梦里,他又看见那满天的仙魔神佛,亘古洪荒强者,一个接一个陨落。

……

七天后,到了比试这一日,晌午未至,修炼谷已是观者如云,如今天地灵气稀薄,各派只能以阵法凝聚灵气,修炼谷总共有一百零八座聚灵法阵,在阵法中间还有一座高耸入云的修炼塔,但修炼资源极为有限,只有天赋顶尖的弟子才能入内。

像七玄宗这样一个地方,说没有公平吧,可像卓一凡这么天赋卓绝的人,也要赢了比试才能进入修炼塔,否则难以服众,虽然这里面有些说不得的事情,但至少表面功夫做足了。

在修炼谷北边有座十几丈见方的大剑台,半柱香前,那上面已经立着两道人影,正是任平生和卓一凡。

下边更围了不少人,在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,在剑宗那边,有三个人满脸紧张,其中一个身穿淡红小裙的少女,年龄看上去和任平生差不多,名叫柳儿,是任平生的九师姐,旁边那个二十出头的男子,是他十一师兄,名叫风十一,除了这两人,当然还有一个更加关心他的人,便是大师姐沈菁菁。

三人站在台下,捏紧了手,比谁都紧张,因为此时在任平生的手里,并没有拿剑,就在刚才,青木长老忽然提出,这次的比试不许任何人动剑。

青木长老站在剑台东面不远处,刚才正是他说,同门切磋,点到为止,刀剑无眼容易伤人,所以此次比试为保证各自安全和公平,比试双方皆不得动用刀剑。

剑台比试,却不许动剑,七玄宗立派千年皆未曾听说过,这样一来,不是直接掐死了任平生最后一点胜算吗?说什么为了公平安全,还不如直接叫他认输更好听一些。

当然任平生也并未认输,尽管他手里已经没有了剑,可他还有着家传内功绝学“无相神功”。

“看师弟今日神采飞扬,那师兄不才,就领教了……”

卓一凡说完这句,眼神里的阴毒更加明显了,当初他厚颜无耻地跟人说,外宗那场比试是他赢了王玄,所以才来了内宗,本以为任平生永远不会再出现,没想到这废人时隔一年竟来了内宗,还要与他争夺这次去修炼塔的资格。

“开始吧。”

任平生不想与此人多言,只想尽快结束这场胜负。

“好。”

卓一凡足步一晃,一掌朝任平生当胸劈来,比起当初在云渺峰时,他修为高了三重天,这一掌瞬间便将任平生全身罩住,就是台下的人也没能看清,好快的速度,不愧是气宗长老的亲传弟子。

“任平生,今日我定要废了你一身修为……”

卓一凡脸上露出狞笑,可这一切在任平生看来,太天真了,这一刹那,家传内功绝学瞬间流遍他全身,周身内力化劲,在他身上罩起了一层金芒,“砰”的一下,竟把卓一凡那道掌力弹开了。

“怎么可能!”

就连台下柳儿和风十一也不由一惊,难道小师弟已经到凝气境了?这半年他一直在隐藏修为!

卓一凡脸上笑容也陡然僵硬,下一刻,任平生又以迅雷之势出手,手扬处,一道金色内力瞬息涌出,就像是沉寂了千年的火山,一朝爆发,势不可挡!

“砰!”

真气与内力相撞,台下的人无不为之一退,卓一凡顿时面无血色,手臂好似断裂一样,脚也收势不住,直往后退了十几步方才站定,再抬头,脸上已是布满惊恐。

台下那片也完全愣住了,万万没有想到,此人竟一直在隐忍!刚才他们还在讨论,这人能在卓一凡手底下走过几招,怎料一转眼,竟将卓一凡震退了出去?就连修炼塔下边那几个老者都不禁满脸骇然,这小子才来内宗半年,还没到凝气境,怎么可能!青木长老也已经慢慢皱起了眉。

任平生不给卓一凡任何喘息机会,内力一聚,又一掌攻去,一股火焚的痛楚从丹田升起,瞬间蔓延四肢百骸,他却不顾丹田剧痛,仍是将全身内力催至极限,这样做的弊端也显而易见,寻常人要敢像他这么运功,只怕顷刻已是经脉寸断,五内俱焚,但这两年来,他这具身体已是千锤百炼。

台下众人俱已看呆,就连远处有几个观战的长老这回也变了脸色,至于沈菁菁和柳儿、风十一,三人更是说不出话来,他们好像今天才认识这个小师弟。

这里从来就没有人懂他,以为他不过是想赢这场比试,有谁知道,这两年从外宗到内宗,他拼了命,一次一次将自己逼到濒死的边缘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“先天灵脉,先天灵脉又如何?”

此时这石破天惊的一掌,好似怒海狂涛势不可挡,把卓一凡吓得顿时再无人色,仓皇往后退去,哪敢再去接招,可就在这时,任平生忽然丹田一绞,脸色一下变得苍白,脚步也颠了一下。

“糟了……”沈菁菁脸色一变,小师弟定是那天的伤势又发作了!

卓一凡暗道惊险,此时见任平生周身内力溃散,更不做犹豫,猛将气宗玄功催至极限,一掌打去,任平生满脸冷汗,仍是强提内力,“砰!”这一掌,二人平分秋色,可任平生一口鲜血涌出,一下退到了剑台边缘。

“啊!”

柳儿吓得花容失色,而气宗那边,众人见卓师弟一掌打得那小子吐血,再无刚才神气,此时都大声喝起彩来。

卓一凡也是紧张无比,他见任平生受伤,更不做犹豫,再一动,以一招沧海龙吟攻去:“任平生,去死吧!”

这一下凶猛至极,杀气倍增,剑台周围狂风大作,乱石横飞,众人双目圆睁,不断往后退去,这一场宗门比试,竟演化成了二人的生死之争!

“师弟,接剑!”

就在这生死一瞬之际,台下忽然抛上来一把剑,沈菁菁脸色一变:“柳儿,你做什么!”

柳儿气得把脚一跺:“他们这样明摆着欺负师弟,剑台比试却不许用剑,这谁定的规矩,说出去也不怕别的门派取笑吗?”

沈菁菁当然知道这非常荒诞,可这规矩是刚才青木长老临时定下来的,师弟这么明着违规的话,只怕对方接下来更有办法针对他了。

就在她俩说话这会儿工夫,那剑台上面,忽然激起一片冰冷的剑气,任平生接住九师姐掷来的剑,这一刹那,那把剑在他手里好似成了神兵一样,一道道青色剑芒吞吐不定,在他所站立周围,竟不断有“呜呜”剑啸之声响起,令卓一凡再难靠近,台下众人无不一惊,好强的剑气!

青木站在远处,暗道一声不好,那不是剑气,是剑芒!这少年不只是剑法凌厉,还能内力化劲,凝聚出剑芒!可他还没来得及喊停,任平生那一剑已向卓一凡当胸刺到,这一剑刺出,在卓一凡身前,却有十几道剑影同时刺到,不知哪一剑是真,哪一剑是虚,唯见寒光逼人,就连台下的人被这剑风掠过脸庞,也隐隐感到几分刺痛,匆忙往后退去。

卓一凡凝气境三重的修为,哪敢去接这剑芒,更是不得不收住攻势,疾往后退,可他往后倒退一尺,任平生的剑也跟着挺进一尺,一时之间,竟似满天剑雨刺落下来,这回卓一凡别说是继续进攻,就连防守都不知该如何防了,“嗤”的一声,便见他左肩上一道血花飞溅,已被任平生挑中一剑,那袖子立时被染得鲜红。

众人神情呆滞,他们根本看不清楚任平生手里的剑,只能看见满天的剑影乱飞,这剑法简直出神入化了,这回他们终于明白,刚才青木长老为何要说双方都不许动剑了,这哪里是为了什么公平安全,这是怕他手中有剑啊!

“嗤!”

任平生又一剑刺出,这一剑更是可怕,剑影一化二,二化四,刹那间已是无数剑影笼罩下来,漫天剑势如雨,一下把卓一凡全身都给罩住了。

卓一凡被这满天剑影围了个风雨不透,顿时如陷泥沼深潭,往哪走都避不开落来的剑势,“嗤嗤嗤!”只听得一阵疾响,很快,他的双肩,双臂,双腿,腰腹,胸膛,皆有一道道鲜血渗出,顷刻之间,竟被一道道无形剑刺中了一二十来剑。

修炼塔那几个老者早已是目瞪口呆,如此剑法,何人能及?都说剑道在三百年前已经没落,可这少年的剑为何如此可怕!

最后那一剑,剑上寒芒毕出,任平生竟是一剑直取卓一凡脖颈而去,这一下当真把周围的人吓了个半死,沈菁菁更是脸色惊变:“师弟!不要!”

一刹那,剑台周围风停树止,在所有人惊骇注视下,只见任平生手里那把剑,最终悬在了卓一凡喉咙前,剑上三寸青芒吞吐不定,就连青木长老也吓出了一身冷汗,倘若这一剑,再往前多送出一寸距离,即使不当场要了卓一凡的性命,也会将他废掉,这当真是一个少年的剑法吗?

台下所有人都惊呆了,他们从未见过任平生的剑,直到今日,一个个张着嘴,从头到尾,都好像是在做梦一样,原来他真的是那些少年口中说的剑道天才……

卓一凡白衣已被染成了红色,鲜血还在不断往下滴,他惊恐地看着喉咙前这把剑,动也不敢动一下,不仅仅只是因为利刃在喉,还有他身上这一二十处剑伤,他不知道任平生刺中了他哪些穴脉,生怕一动,立时全身经脉寸断。

任平生嘴角也还沾着血,刚才那一刻他似乎忘了,当初何伯让他藏锋于鞘,到了七玄宗,切莫在人前轻易展露任家剑法,刚刚他所使,正是任家的“潇湘夜雨剑”,任家还有另一门剑法,名为“娥皇女英剑”。

青木长老此时反应过来,瞬间飞至台上,掌心一道疾风过去,立时将任平生震退了丈许距离,随后他又迅速将卓一凡身上几处大穴点了,喂去数枚丹药。

做完一切,青木长老才回过头来,横眉怒目,瞪视着任平生,虽然他一向冷厉,弟子们也都很害怕他,可也从未见过他今日这等可怕眼神,好似恨不得把任平生杀了一样,把周围其余的弟子都吓得不敢作声。

“好剑法,好杀气!”青木长老震惊之余更是恼羞成怒,二目如灯,瞪视着任平生。

可他为何只说任平生剑上杀气重,难道之前卓一凡那一下,就不想杀了任平生吗?若今天是卓一凡把任平生打得筋断骨折,那他还会如此震怒吗?

这回柳儿也吓住了,刚才她把剑抛上去,本是想让师弟有寸铁在手,不至于防不住卓一凡的气功,可没想到师弟的剑法如此凶猛,把对方伤成这样,卓一凡是气宗长老的亲传弟子,这回只怕她闯下大祸了,她倒不打紧,可这回害了师弟啊!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

“来人!”

青木长老怒不可遏,正要叫人把任平生拿下,可就在这时,一道剑光自天际掠来,瞬息间落在了七玄宗某座山峰之上,这一刹那,一股至强气息笼罩下来,众人均是心神一颤,全都愣在了原地。

这一刻,好似时间也停止了流逝,刚才还喧闹不止的人群,一下鸦雀无声,等天上那一道气息消失时,众人再回过神来,眼前却已不见任平生几人的踪影了。

却是刚才趁着青木出神之际,柳儿和沈菁菁把任平生拉着迅速往外跑了,比试输赢已经不重要了,要是气宗长老得知师弟把卓一凡伤成这样,大发雷霆,问起罪来,那就麻烦了,道长风不但是气宗首席长老,也是执掌七玄宗刑罚殿的长老,有着天罡境的恐怖修为,远非这青木能比,要是这回卓一凡伤到了经脉,只怕那时连师父也保不住小师弟,这回可怎么办!

……

这一晚,明月如昼,清光四澈,把一个七玄宗,照得分外宁静,白天修炼谷出了比试那事,各人也不好过分议论,加上后面那道突如其来的强大气息,令人心神不安,弟子们今晚都早早就寝安歇。而此刻,在一间灯烛通明的房间里,案台前坐着一个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的男子,此人乃是气宗的首席大师兄,夜无月。

刚才他替卓一凡上药的时候,发现卓一凡身上总共有二十一处剑伤,但没有一剑,是刺中重要穴位的,连经脉都分毫不伤,这是一个十八岁少年的剑法……

他宁可相信,是任平生剑法太烂,每一剑都刺不中要害,也不愿相信,对方每一剑,都是有意避开了要害。

若真是后者的话,一个十八岁的少年,可怕的绝对不只是那剑法。

那少年,究竟是何来历……

夜无月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,这一切,绝对不只是巧合,任平生是半年前从云渺峰上来的,一个小小云渺峰,怎会出现这样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?

七玄宗内宗弟子,其实大多都并非外宗上来的,而是内宗长老在外寻觅到根骨不错之人,先观其品行,再得其父母首肯,然后直接带回内宗的。至于为何还要设立外宗那样一个存在,一来是可以处理些繁杂事务,二来,若不适合在内宗修炼的弟子,或是犯了过错,就直接送去外宗。

“嗒、嗒、嗒……”

就在这时,屋外走廊忽然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,夜无月回过神来,立刻起身去开门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面色冷峻的老者,身上气息极强,显然是一位已经踏入天罡境的长老。

“师父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面前这个不苟言笑的老者,正是坐镇气宗的首席长老道长风,七玄宗四位已有天罡境修为的长老之一,同时也是七玄宗司掌刑罚之事的长老,平日里十分严厉,所以弟子们也都很害怕他。

“我过来看看,今日白天,修炼谷那边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道长风走了进来,向床上已经睡过去的徒儿看了一眼,夜无月回答说:“今日在修炼谷,青木长老本是规定双方不得用剑,怎料那少年忽然接住台下送去的剑,卓师弟又手无寸铁,一时大意,难免受伤,不过还好,都是些轻伤,无有大碍,上了药,休养两日便好。”

“嗯,我看看。”

道长风走到床前,此刻卓一凡躺在上面,身上缠满了纱布,已经睡着了。道长风何等修为?一探便知二十一剑都分别伤在何处,只见他脸上露出一阵微微冷笑:“每一剑都刚好避开了要害,好剑法,当真是好剑法……剑宗这回来了一个天才啊。”

他说话时,身上分明寒气逼人,夜无月很少见过师父这样的神情,立在一旁不语,过了一会儿,道长风才问起那少年名字,夜无月如实回答:“任平生。”

作者感言

神出古异

神出古异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弹幕
弹幕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